网站首页 刑法研究 律师服务 2021年10月24日 星期日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本站简介 法律评论 合肥律师 法治新闻 刑事律师 刑事诉讼 法律法规 刑事辩护 刑事案件 经济犯罪 法律咨询
   网站公告: 安徽著名律师事务所--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著名律师提供优秀律师服务!   安徽优秀律师事务、安徽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提供优秀律师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合肥律师 >>> 本网新闻
安徽合肥特大象牙走私案一审宣判,胡瑾律师辩护的第一被告龚盛表示不上诉
发表日期:2013-11-8    已经有3119位读者读过此文    

安徽合肥特大象牙走私案一审宣判,胡瑾律师辩护的第一被告龚盛表示不上诉



      安徽省建国以来最大的象牙走私案,中国建国以来第三大象牙走私案
       

 案件回顾
      3月15日,安徽省合肥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特大象牙走私案。检察机关指控称,被告人龚盛等人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走私入境象牙3200多千克,涉及金额达人民币1.35亿余元,堪称近年来安徽最大的一起象牙走私案。而制造这起惊天象牙走私案的,却是两对80后“小夫妻”。

      海关总署发来传真 

      2011年5月10日,浙江杭州海关在对一批进口特快邮包进行查验时,发现4个从日本寄来的申报品名为“笔筒”的邮包很特别。经过检查发现,这批“笔筒”竟然都是非洲象牙,重达11.59千克。5月16日,犯罪嫌疑人洪某被抓获,洪某承认,其通过走私象牙然后倒卖以牟取暴利。洪某同时还交代了一条重要线索:2010年下半年,喜欢古玩的洪某结识了做古玩生意的“付某某”。看到国内收藏品市场尤其是象牙收藏非常火爆,两人便决定合伙从国外走私象牙进行倒卖。不过好景不长,两人合作过一段时间后,因分赃不均而分道扬镳。 

      其实,付某某的真实身份则是安徽省马鞍山市的市民龚盛。2012年2月22日,合肥海关缉私局接到海关总署缉私局发来的传真称“你局辖区居民龚盛有走私象牙嫌疑”,并且说龚盛自2010年10月起通过雅虎日本拍卖网竞拍和直接订购方式,在日本购买象牙,通过海运方式分批从南方某海关走私入境。 

      2012年3月5日,合肥海关缉私局对龚盛涉嫌货物藏匿走私象牙进口一案进行立案侦查。4月20日,龚盛被合肥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经过进一步侦查发现,这竟然是一起涉及8人的特大走私珍贵动物制品及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犯罪的案件。 

      这些嫌疑人有7人都是“80后”,他们分别来自安徽省马鞍山市、吉林省延吉市和广东省中山市,其中有两对是夫妻关系,即龚盛和陶利平(女)以及金光铉和许贵玉(女)。 

      搞古玩的倒腾起象牙 

      如果不是走私象牙,龚盛的生活道路在同龄人中应该还算比较顺利。刚过而立之年的他,曾在南京某学校学过计算机,在北京学习过环境艺术和珠宝鉴定,又在亚洲珠宝联合会工作过一段时间。2002年便开始在安徽马鞍山、浙江义乌等地从事古玩、玉器、家具生意,开了一个不大的古玩店,还挂了一个亚洲珠宝联合会理事的头衔。 

      然而,一个“贪”字,让他的生活轨迹从此改变。 

      据龚盛交代,2010年底,他在雅虎日本拍卖网上购买木器、家具等古董时,发现该网站上有多家销售象牙的网店,一开始想买些象牙块回来给自己的古董配备底座。也就在此时,他下了第一份订单。当买了一些象牙块欲找象牙雕刻师傅雕刻时,有人找到他也想买一些。龚盛算了一下应该能挣到钱,于是从2011年7月开始大量购进象牙,然后在国内销售。 

      龚盛从淘宝网上搜到了一个专做日本代购的网名叫“Sakura4989”的人,而“Sakura4989”正是来自吉林省延吉市的金光铉和许贵玉夫妇在淘宝网上从事网络代购业务注册使用的网名。 

      龚盛于是以其妻子陶利平在淘宝网注册的网名“i桃之妖妖”的名义,与金光铉、许贵玉约定,由龚盛在雅虎日本拍卖网站上选定象牙、约定价格后,由金光铉、许贵玉进行竞拍,并安排人员从日本通过国际邮政快递邮寄到龚盛指定的收件地址——“安徽省马鞍山市国际华城1101室”,代购象牙的货款、邮寄费用等款项通过支付宝交易平台进行结算。 

      为逃避海关监管,双方还约定上述快递包裹单的品名为“旧下水管道接头”,收件人为“付某某”。“付某某”其实是龚盛以前在网吧捡到的一张身份证上的名字,龚知道象牙是违禁品,为避免用自己名字作收件人可能带来的麻烦,便以“付某某”之名收取包裹。 

      作为龚盛的妻子,陶利平明知龚盛与金光铉、许贵玉进行象牙交易,但仍提供其支付宝账号给龚盛用于向金光铉、许贵玉支付货款。象牙包裹通过快递寄到马鞍山后,龚盛和陶利平便使用付某某的身份证到邮局领取了包裹。 

      据当地邮局的人作证,包裹里是什么东西不清楚,但包裹单上写的都有“小水管”字样,包裹有时候破损,里面的货物会露出来,是一些长方形、三角形等不规则块状物和管状物,呈浅黄色,龚告诉他们这些都是“垃圾”。 

      就这样,自2010年11月至2012年4月,龚盛和陶利平采取上述约定方式通过金光铉和许贵玉走私入境象牙共计3257.204千克,经计算其价值高达1.35亿余元。 

      逐利“战汉遗风” 

      为出售走私入境的象牙,2010年底以来,龚盛以网名“战汉遗风”在网上发布帖子出售象牙,一些人为利所驱跟着就参与了进来。吴瑞文、杨钢便是通过互联网联系上龚盛的,在明知龚盛出售的象牙是从日本走私入境的情况下,还分别向龚盛购买象牙约100千克和约4千克用于销售。因走私象牙被杭州海关抓获的洪某不仅参与销售,还另辟了走私渠道。 

      2010年下半年,洪某到马鞍山时,曾受邀去朋友龚盛家玩。龚盛向洪询问国内象牙价格,并告诉洪日本雅虎拍卖网上有许多象牙原材料在卖,价格也不高,自己有渠道可以买回。龚想与洪合作,由龚购买,洪负责跑市场找买家。洪找龚盛买了三次象牙后,就自己做了。洪某说,龚盛经常有包装好的刚取回的象牙,而且电话不断,多半是询问象牙到货情况,龚盛曾经当着洪某的面在QQ上与买家联系。 

      张田峰也是买家之一。据张田峰交代,他很早就知道龚盛在做象牙生意,2011年10月份,龚盛对他说做象牙很赚钱,让他试试。龚负责供货,按每克象牙毛料(三角料、桶料)3角钱左右的利润空间交给张田峰卖,卖不掉可退还,卖出后再结算。张田峰于是同意了,并找到了季斌,他也按龚盛的操作模式与季合作。 

      季斌参与进来后,张田峰按照象牙毛料每克2角钱左右、加工好的成品则按卖出价的5%至9%给季斌作为利润空间。张田峰从龚盛处共拿了约12千克象牙销售,其中约3千克交由季斌卖出。季斌自己也直接向龚盛购买了约3千克的象牙用于国内销售。 

      为了吸引更多的买家,龚盛还向买家们“传授”开辟销售渠道的方法:在百度贴吧“象牙吧”上,将象牙照片放上去,留下QQ号,买家通过QQ或电话谈好后,再将银行卡号告诉买家,先打钱再发货。当然,发货时都不会写品名。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在3月15日的庭审中,合肥市检察院指控认为,被告人龚盛、金光铉、许贵玉逃避海关监管,走私象牙入境共计3257.204千克,价值人民币1.35余亿元,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陶利平明知龚盛走私象牙,仍为其提供交易账号并收取象牙包裹,陶利平走私象牙入境共计3257.204千克,价值人民币1.35余亿元,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吴瑞文、杨钢、张田峰明知龚盛出售的象牙系从日本走私入境仍然向其购买用于销售,其中吴瑞文购买象牙约100千克,价值人民币416万余元,张田峰购买象牙约12千克,价值人民币50万余元,情节特别严重,杨钢购买象牙约4千克,价值人民币16万余元,应当以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季斌非法收购、出售象牙约6千克,价值人民币25万余元,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面对检察机关的指控,两对小夫妻中的丈夫一方均揽过于己。 

      31岁的龚盛辩称自己利用妻子陶利平的账户从日本代购象牙,并网售给客户,整个过程妻子并不知情。陶利平也称,自己对丈夫的违法行为一无所知。替龚盛完成代购业务的金光铉也替妻子许贵玉“打掩护”,说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犯罪行为,为龚盛进行代购日本象牙的所有活动全由自己操作完成。 

      “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在庭审的最后陈述阶段,龚盛非常后悔,他恳请法庭能考虑自己的家庭情况,父母年迈、孩子幼小,能够对爱人陶利平从轻处罚,“哪怕自己判重些都可以”。29岁的陶利平则显得很伤感,“现在真正认识到了这事情的严重性,但孩子才两岁,如果成长过程中没有爸爸妈妈,那么孩子的心灵会有极大的阴影,甚至会影响孩子的一生”。 

      再过几个月,许贵玉将满30周岁,她在庭上反复重复着一句“我好后悔”。她希望法庭能够从轻处理,好让自己早点回到社会,回到孩子身边。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正如本案公诉人所说,龚盛等8名被告人基本都是80后的年轻人,也大都具有大专以上的文化学历,凭他们的能力和水平原本可以获得较好的工作和收入,然而却利令智昏,为“生财”剑走偏锋,身陷囹圄之际,才知道给自身及亲人的身心都带来极大的打击。 

      “3200多千克象牙!这冷酷的数字背后是什么?是成百上千头横尸草原的大象……闻其声,不忍食其肉;见其生,不忍见其死。古人犹有不忍,今人又该如何?!”公诉人为此大声疾呼,“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我们人类不能仅仅为了满足一己之私欲,就对其他的物种横加杀戮……因为保护野生动植物,既是法律的要求,更是我们心底道德良知的呼唤!”

      案后说法

      1989年,为遏制非洲大象被大规模杀戮的趋势,联合国《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全面禁止象牙贸易。但利润的驱动和保护意识的淡薄,还是让一些人心存侥幸,铤而走险。 

      面对走私象牙的打击,交易商从不缺乏应对方式,代购、国际快递、支付宝交易,买卖双方各自“安全”地躲在电脑后面,如今网络俨然成了象牙贸易的新平台。 

      需要特别提醒读者的是,在我国,象牙及其制品的收购、运输、出售和进出口等活动均被禁止。即使不具有牟利目的,仅仅作为纪念品或礼品使用,如果携带入境的象牙制品价值达到法律规定的量刑标准,依然是触犯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的犯罪行为,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境外旅游者最好不要购买濒危动物制品作为“土特产”或旅游纪念品。

          令人震惊的象牙走私案
       象牙密度高、颜色白、纹理清晰,具有良好的观赏价值和收藏价值,特别是加工成图章、手镯、筷子、项链、戒指等工艺品后,更加莹润美观,为世人喜爱。然而象牙往往需要通过捕杀大象才能获得,手段非常残忍和血腥,以至于“血象牙”之说。这种捕杀给珍贵动物大象带来了灭顶之灾。在我国,象牙及其制品的收购、运输、出售和进出口等活动均被禁止。
      但是,为利所驱,仍有一些见利忘义者置国家法律不顾铤而走险。3月15日,经合肥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被告人龚盛等涉嫌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犯罪一案,在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海关总署发来传真
    2012年2月22日,合肥海关缉私局接到海关总署缉私局传真: “据……举报:你局辖区居民龚盛有走私象牙嫌疑。”举报称龚盛自2010年10月起通过雅虎日本拍卖网竞拍和直接订购方式,在日本购买象牙,通过海运方式分批从南方某海关走私入境。同年3月5日,合肥海关缉私局对龚盛涉嫌货物藏匿走私象牙进口一案立案侦查。同年4月20日,龚盛被合肥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从而,一起走私象牙入境达3257.204千克,价值人民币135717919.068元的走私珍贵动物制品及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犯罪,就此揭开面纱。
     “贪”字让他步入歧途
      如果不是走私象牙,龚盛的生活道路在同龄人中应该还算比较顺利的。刚过而立之年的他,曾在南京某学校学过计算机,在北京学习过环境艺术和珠宝鉴定,又在亚洲珠宝联合会工作过一段时间。2002年后便开始在马鞍山、浙江义乌等地从事古玩、玉器、家具生意,开了一个不大的古玩店,还挂了一个亚洲珠宝联合会理事的头衔。
      然而,一个“贪”字,让他的生活轨迹从此改变。
      据龚盛交代,2011年初,他在雅虎日本拍卖网上购买木器、家具等古董时,发现该网站上有多家销售象牙的网店,一开始想买些象牙块回来给自己的古董配备底座,也就在此时,他下了第一份订单。当买了一些象牙块欲找象牙雕刻师傅雕刻时,有人找到他也想买一些。算了一下应该能挣到钱,于是从2011年7月开始他大量购进象牙,然后在国内销售。
      龚从淘宝网上搜到了专做日本代购的网名叫Sakura之人,通过自己的网名“桃之夭夭”和Sakura(真实姓名许某某)联系并约定,由后者为其在雅虎日本拍卖网代购象牙。龚盛先在该网上选择象牙,将图片、店家等信息复制给Sakura,拍得后,通过“国际邮政快递”(简称EMS)邮寄入境,代购象牙的货款、邮寄费用、代购费等款项通过支付宝交易平台结算。为逃避海关监管,龚某与Sakura约定上述EMS包裹单的邮寄商品品名为“旧下水管道接头”,收件人为“付俊霞”。
    “付俊霞”其实是龚以前在网吧捡到的一张身份证上的名字,龚知道象牙是违禁品,为避免用自己名字作收件人可能带来的麻烦,便以“付俊霞”之名收取包裹。
      从2010年11月至2012年4月,龚盛采取上述约定方式通过金某某和许某某走私入境象牙共计3257.204千克。
      邮局的人作证说,包裹里是什么东西不清楚,但包裹单上写的都有“小水管”字样,包裹有时候破损,里面的货物会露出来,是一些长方形、三角形等不规则块状物和管状物,呈浅黄色,龚自己讲都是垃圾。
      “利”让他们也参与其中
      为出售走私入境的象牙,龚盛以网名“战汉遗风”在互联网上发帖出售象牙,有些人为利所驱也参与了进来。
      吴某某、杨某便是通过互联网联系上龚盛的,在明知龚盛出售的象牙是从日本走私入境的情况下,还分别向龚盛购买象牙约100千克和约4千克销售。
      因走私象牙被杭州市检察院批捕的洪某某不仅参与销售,还另辟了走私渠道。2010年下半年洪回马鞍山时,曾受邀去朋友龚盛家玩。龚盛向洪询问国内象牙价格,并告诉洪日本雅虎拍卖网上有许多象牙原材料在卖,价格也不高,自己有渠道可以买回。龚想与洪合作,龚购买,洪跑市场找买家。洪找龚盛买了三次象牙后,就自己做了。洪某某说,龚盛经常有包装好的刚取回的象牙,而且电话不断,多半是询问象牙到货的情况,龚当着洪某某面在QQ与买家联系。
      张某也是参与人之一。张某交代说:很早就知道龚盛在做象牙生意, 2011年10月左右,龚对他说做象牙很赚钱,让他试试。龚负责供货,按每克象牙毛料(三角料、桶料)3毛钱左右的利润空间给张卖,卖不掉可退还,卖出后再结算。张某同意了,并找了季某,也按龚盛的操作模式与季合作。
      季某因此参与了进来,张某按照象牙毛料每克2毛左右,加工好的成品按卖出价的5%至9%给季作为利润空间。季某同时还从龚盛处拿了3千克销售。
      销售渠道也是按龚盛所教,在百度贴吧“象牙吧”上,将象牙照片放上去,留下QQ号,买家通过QQ或电话谈好后,再将银行卡号告诉买家,先打钱再发货。发货时都没写品名,因为象牙是违禁品。

    案后思考
      案 件发生的原因其实并不复杂,就是知法犯法。龚盛及其他几名被告人,大都是80后的年轻人,且大都具有大专以上文化学历,凭自身能力他们完全可以获得较好的工作和收入。然而,利令智昏中,他们为“生财”剑走偏锋。在明知走私象牙违法,知道非洲象属于濒危动物受到法律保护,知道自己购买的象牙来路不正,但仍心存侥幸因利触法,最终犯罪,自毁了前程。
      这个教训不可谓不深刻!法庭上,龚盛等人痛悔万分,但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在神圣的法律面前,任何的亵渎都必将受到法律的惩罚!由此,我们深感到,做人处事一定要时刻秉承诚实守信的基本原则,只有通过诚实劳动、合法经营所获得的财富才受国家、法律保护,也才受世人尊敬。如果丢掉做人原则,即便因一时侥幸获得利益,也极易让人走上一条没有归路的歧途,反而得不偿失!
      在对该案的思考中,检察官深感到,这不单单是一起利用网络通过邮寄渠道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的案件,其背后折射出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令人深思促人警醒。对此,检察官认为:
      1.对珍贵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亟待增强。
      从此案中我们看到,在2010年11月至2012年4月,不过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龚盛等走私入境象牙共计3257.204千克。这冷酷的数字背后是什么?是成百上千头被捕杀的大象,它们被锯下象牙后挣扎着倒下,横尸草原,这是一幅多么惨烈的场景……闻其声,不忍食其肉;见其生,不忍见其死。古人犹有不忍,今人又将如何?
      从龚盛一案中我们更清醒地认识到: “尊重自然、敬畏生命”不是一句口号,而是人类生存必须要遵循的一条原则。如果为了满足人类的一己私欲,对其他的物种横加杀戮,那么在沾满鲜血的象牙中,在其他生物的减少和灭绝中,最终受害的还是人类自己。美丽中国,美丽地球的建造,不能缺少温顺的大象、独行的黄麂和奔跑的羚羊。保护野生动物,保护大自然,保护生态环境,就是在保护人类自己。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
      2.对货物入境的监管力度亟待加强。
      随着象牙艺术品收藏热的不断升温,旺盛的市场需求和背后巨大的利润空间,以及对进出口代理公司和货运代理公司的粗放监管,刺激着不法分子的走私欲望。近年来,走私犯罪“三化”特征(智能化、职业化、隐蔽化)进一步明显,危害程度和打击难度不断加大。正如该案中整个犯罪链条的下游在境内,源头却在境外,地域跨度大。要控制走私行为就必须多管齐下,除了国家海关加强查验力度外,监管力度亦须进一步加大。一是须加强对国内报关和货物运输代理市场的监管;二是须加强对国内象牙制品买卖的严格监管。盗猎者实施捕杀,走私者进行倒卖,巨大的利润空间助长了犯罪分子铤而走险之心,这条黑色利益链不惜突破各国的法律规定,将子弹、猎枪等夺命利器伸向这些珍贵野生动物。只有彻底斩断黑色利益链,才能用法律守卫野生动物的安全。
      3.对境外网络代购行为的监管亟待加强。
    利用网络进行境外代购,并通过邮寄渠道走私入境,逃避海关监管,这种走私行为具有高度隐蔽性、跨地域性,给监管和案件侦办带来了很大难度,非法交易行为不易及时发现,犯罪主体不易确定,跨国界网络犯罪不易有效侦破。
      近年来,随着网上购物、国外代购等消费新模式的兴起,在享受网购的方便快捷和代购的物美价廉同时,由于网络交易存在一对一的隐蔽性、网上交易证据难保存等问题,导致网络购物监管存在着盲区和滞后性,损害消费者权益以及利用网络进行非法交易的现象已露出苗头,有关部门需引起高度重视,对网上交易特别是境外交易的监管需要进一步加强。
      最后,检察官善意提醒:由于象牙制品在国内很稀缺且禁止买卖,入境时携带象牙或象牙制品,很可能会因此触犯刑法,甚至会被判刑罚。只有同时满足“珍贵动物制品购买地允许交易”、“入境人员为留作纪念或者作为礼品而携带入境,不具有牟利目的”两种情形的,情节较轻的,一般才不以犯罪论处。如果携带象牙制品的价值达到了法律规定的量刑标准,依然是触犯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的犯罪行为,需要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构罪数额多少?除了象牙之外,还有很多野生动物制品也是禁止入境或限制入境的,需要关注和留意。出入境人员要严守海关法规,不要抱有侥幸心理而踩上“雷区”。旅行社及导游也应当主动提醒游客,以免游客由于认识不足而触犯法律规定。
      此外,货物无论价值多少,都要照章纳税。即使是允许入境的普通货物,如果长期通过网购邮寄进出境的方式,化整为零、大批量进口货物,试图偷逃应缴税款,或逃避海关监管的,也将面临严厉的法律制裁。


            合肥特大象牙走私案一审宣判
            2013-10-21
      今天下午,安徽省合肥市中级法院就龚盛、金光铉、许贵玉等8人特大走私象牙一案(本网今年3月15日曾作报道)作出一审宣判,以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分别判处龚盛等7名被告人有期徒刑十五年直至缓刑等刑罚,并处没收财产或罚金;另一被告人季斌则犯有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 
  据了解,此案8名被告人分别来自安徽省马鞍山市、吉林省延吉市和广东省中山市,其中有两对是夫妻关系,即龚盛与陶利平(女)以及金光铉与许贵玉(女)。检察机关指控称,2010年底,龚盛发现从雅虎日本拍卖网站上购买象牙及其制品运至国内销售可以获利,遂以其妻子陶利平在“淘宝网”注册的网名“i桃之妖妖”的名义,联系上网名叫做“Sakura4989”的人(“Sakura4989”系金光铉和许贵玉在“淘宝网”上从事网络代购业务注册使用的网名)。龚盛和金光铉、许贵玉约定,由龚盛在雅虎日本拍卖网站上选定象牙、约定价格后,由金光铉、许贵玉进行竞拍,并安排人员从日本通过国际邮政快递邮寄到龚盛指定的收件地址。 
  为逃避海关监管,双方约定上述快递包裹单的品名为“旧下水管道接头”,收件人为龚盛捡来的一个身份证上名叫付某的人。陶利平明知龚盛与金光铉、许贵玉进行象牙交易,但仍提供其支付宝账号给龚盛用于向被金光铉、许贵玉支付货款。象牙包裹通过快递寄到马鞍山后,龚盛和陶利平便使用付某的身份证到邮局领取了包裹。2010年11月至2012年4月期间,龚盛和陶利平采取上述约定方式通过金光铉和许贵玉走私入境象牙共计3257.204千克。 
  为出售走私入境的象牙,2010年底以来,龚盛以网名“战汉遗风”在互联网上发布帖子出售象牙。此后,被告人吴瑞文、杨钢、张田峰在明知龚盛出售的象牙系从日本走私入境,仍然向其购得重量不等的象牙用于销售。季斌分别向龚盛和张田峰购买象牙各约3千克用于国内销售。检察机关认为,应当以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和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分别追究上述各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一审法院对检察机关的上述指控全部予以确认后认为,在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犯罪中,龚盛系主犯,金光铉系作用相对较小的主犯,对于两人均应按照其所参与、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陶利平、许贵玉系从犯,应当减轻处罚,且陶利平、许贵玉积极协助侦查机关抓获同案犯,构成立功,许贵玉又积极缴纳部分罚金,对陶利平、许贵玉可从轻、减轻处罚。此外,上述各被告人还分别具有其他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节。对于各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有关辩解、辩护意见均不予采信。 
  据此,一审法院以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判处龚盛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三百万元;以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判处金光铉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二百万元;以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分别判处吴瑞文、张田峰、杨钢有期徒刑十年、六年、五年,并处没收财产或罚金;以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分别判处陶利平、许贵玉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及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以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判处季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各被告人犯罪所得予以追缴,查扣的象牙、电脑等犯罪工具予以没收。 
     一审宣判后,龚盛等5名被告人当庭表示“不上诉”,金光铉等3名被告人则表示要“考虑一下”。 
     目前该案的判决已经生效!

安徽合肥特大象牙走私案一审宣判,胡瑾律师辩护的第一被告龚盛表示不上诉

【打印本文章】         【关闭窗口】
热点文章  
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界首市特大杀人案纪实:在逃罪犯的猖狂与末路-记中国界首临泉杀人案始末
安徽合肥资深律师 胡瑾
“亳州涉黑第一案”追踪----亳州东关有三霸,李宣传(李伟)、拥军与文化
上海律师事务所排名、上海律师事务所名录、上海市律师名单
江苏省南京市律师事务所排名、南京律师事务所名单
安徽刑事辩护网--合肥刑事辩护律师团队!合肥专业刑事律师之家
合肥肥东千万富翁杀人案:肥东一畏罪潜逃14年杀人嫌犯成千万富翁
法鉴为轻微伤(不够轻伤)如何量刑
推荐文章  
安徽刑事辩护网评选出2020安徽省十大典型刑事案件
安徽刑事大律师胡瑾访谈:公平、正义,一位安徽刑辩大律师的法治梦
安徽安庆贩毒案辩护办理完毕 胡瑾律师、毛成战律师辩护的第一被告洪某某死刑改判为死缓
安徽刑事专业律师能力认定发布,盈科合肥刑事律师团队成最大赢家!
安徽省高院发布10大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胡瑾律师办理了其中的两件
一起期货配资案从诈骗罪到非法经营罪缓刑的有效辩护
胡瑾律师近期办理的部分诉讼案件
合肥工伤律师:工伤案件要注重庭前和庭审的调解工作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2008 安徽刑事辩护网、合肥刑事律师 构 皖ICP备11007584号-4

    法律咨询电话:0551-62837148    Email:hujinlawyer@126.com 

    地址:合肥市政务区南习友路与潜山路交叉口华润大厦A座26.27 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    首席律师胡瑾:13855183210   

   安徽省合肥市律师,合肥著名刑事律师事务所胡瑾律师创办,合肥刑事律师,安徽刑辩律师,安徽刑事律师,.安徽刑事辩护律师.合肥刑事案件律师,安徽刑辩律师!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1726号